信手一丢瓷瓶儿看了看常剑南又看了看乔大梁

她们以为常老大所做的一切,是为了引出对他不忠的人,但是听这话音儿,他真的是在准备后事?此番出现,天神一般威武的他,难不成真的身患绝症?
 
    乔向荣铁青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几分血色,轻轻地道:“老大,我西市,从来没有父子相继,世袭罔替的规矩。”
 
    常剑南点点头,淡淡地道:“没错!不过,也没有不能父子相继、世袭罔替的规矩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道:“西市庞大若斯,非庸者可治之。谁能保证,父传子,子传孙,子孙无不肖者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忽然插口道:“西市虽大,规矩早立下了。但能守成,便可长治久安。父子相袭,未必是最好的规矩,但是比每一任西市之主,都要靠阴谋诡计,血腥屠杀上位,所造成的损失和动荡来说,却是一种更好的规矩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淡淡地睨她一眼:“凌若姑娘此时才来表忠心,不嫌晚了些么?”
 
    第五凌若微微一笑:“我不需要表忠心,常老大也不需要我的忠心。他只要知道,我没有野心,我就绝对的安全。我之所言,确是发自肺腑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长长吁了口气,道:“天命无常,惟有德者居之……”
 
    常剑南道:“何谓德?”
 
    乔向荣针锋相对道:“德就是德行、能力、威望,良辰美景,一对小女娃儿,何德何能,可为西市主?”
 
    常剑南晒然一笑:“你算计这么深,赢的却是她们,这能力还不够么?”
 
    乔向荣怒道:“那是因为,你在帮她们!”
 
    常剑南不屑笑道:“不然呢?难道你是单打独斗?能有人帮,也是能力!我为什么帮她们不帮你,这就是她们的本事。”
 
    哎!这个护犊子的常老大,不讲理啊!
 
    李鱼听得很无语。
 
    常剑南睥睨着困兽一般的乔向荣、凌约齐等人,轻轻摇着头:“十年共事,我不想亲手杀了你们,你们自尽吧,我留你们一个全尸!”
 
    郭子墨一声怪叫,撒腿就向外跑。
 
    常剑南望着他狂奔的背影,一言不发,也不动。
 
    厅中其他的人也没有动,所有人的目光都只随着他狂奔的身影移动。
 
    郭子墨跑到了门口,郭子墨迈出了门槛,楚清眸中放出了兴奋的光。
 
    但是,下一刻,刀光四起。
 
    四道刀光匹练般一绞,众人眼中,大门口/交叉闪过一个“x”状刀光,然后,人就不见了,原本极魁梧的一条大汉,变成了四段残尸,大门的门槛有半尺高,所以仅能隐约看到门槛外有一堆什么物事,根本看不到人了。
 
    厅中所有人顿时脸色一变,倒抽一口冷气。
 
    常剑南很满意:洪辰耀这个老兵油子,办事就是靠谱。偏偏还是小富即安,无甚野心,这是留给两个女儿的一个很给力的帮手。
 
    楚清像见了鬼似的,打了半天摆子,突然大叫一声,像疯了似的举起刀,向常剑南猛冲过去。
 
    “哎!有什么用?”
 
    凌约齐无奈地摇头,眼睁睁地看着他冲过去,并没有配合他一起出手。
 
    常剑南也没有动,就那么微笑着看他冲过来,就像一个成年大汉,看着一个吃奶的三岁小娃儿,攥着他的小拳头,狠狠一拳打向自己的膝盖。
 
    良辰美景娇叱一声,一左一右交叉出现在常剑南的身前,鸳鸯刀左右一分,等着楚清撞上来。
 
    但是,楚清没能冲到她们面前。
 
    还差着三步,良辰美景耳根子一麻,各自听到嗡地一声,两枝可洞穿两层皮甲的劲矢,从她们肩头掠过,两枝尺余长的矢箭,同时射进楚清的两眼,他的后脑露出两截锋利的箭头,身子被强劲的力量牵带着,倒面倒下,重重地摔在地上,又滑出了三尺。
 
    大厅中的人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。
 
    常剑南根本没看楚清,他正微笑着看向凌约齐。
 
    凌约齐苦笑了一声,对常剑南道:“属下对老大,一向是敬佩的,如今更是敬佩的五体投地了。老大希望,我怎么死?”
 
    常剑南手腕一翻,一个小瓷瓶儿就划着一道弧线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凌约齐一探手,抓过瓷瓶,拔下塞子,放在鼻子底下狠狠地嗅了一口,喃喃地道:“味道真不怎么样,用来下毒,怕是不成,!”
 
    凌约齐仰起了头,很光棍地将那瓷瓶里的液体一饮而尽,信手一丢瓷瓶儿,看了看常剑南,又看了看乔大梁,然后慢慢扫过其他人,第五凌若、李鱼……
 
    “我,从来没想过。现在却在想……”
 
    凌约齐已经站不住了,身子醉酒一般不断摇晃:“我最多……爬到大梁而已。实际上……大梁需要的……不是能打,而是能力。我做不来,那我究竟为什么,要做冒险?就算做得来大梁,有什么必要……冒险?”
 
    行,一路走好。”
 
    “好,属下,先走一步!”
 
    乔向荣不会武功,未必接得准,所以他走过去,从常剑南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瓷瓶,拔下塞子,自嘲地笑了笑,将瓶中液体一饮而尽,扔了瓶子,四下看了看,便向常剑南之前的棺椁走去。
 
    棺椁已被踢开了一个口子,其他三面都完好无损。
 
    乔向荣走进去,慢慢转过身,喃喃地道:“常老大,其实,我是蛮尊敬你,也佩服你的。这套棺木,是上好的金丝楠,你那一脚,就等于踢塌了长安市上一幢豪宅呢。”
 
    乔向荣说完,就仰面倒了下去,直挺挺的,从那棺材破掉的口子,只能看到一双脚,靴子不错,做工精美,至少……二吊钱。
 
    入郭登桥出郭船,红楼日日柳年年,君王忍把平陈业,只博雷塘数亩田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